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计算机室里上学姐
计算机室里上学姐

计算机室里上学姐

综合教学大楼外的篮球场上热闹非凡,吃饱饭的学生们正在球场上互不相让地较劲;而大楼里的计算机教室虽然在午休时间并未开放,却传来机器运转的声音……
  肖于诺坐在计算机前,专注地望着屏幕,两手停了一会儿,不知在想什么,然后又继续敲打键盘。
  “先生,计算机教室不可以带吃的东西进来。”百里焰的声音突然在肖于诺背后响起。
  “你不说,有谁知道我违规?”肖于诺把几个指令敲进计算机,连头都没回。
  懒得理好友的疑问,百里焰高挑的身形钉在肖于诺身旁,黝黑的剑眉挑起,“你还把兼差带到学校来?”
  听他说话的口气,彷佛对网页上正在进行的活动进度非常熟悉。事实上,昨晚他又修改了某些程序,让它跑起来更顺一些……“私下做,哪里做得完?”肖于诺双手飞快地敲打键盘,把决定的点子全数输入。
  他两眼红肿,已经连熬好几天的夜,工作还是没赶完,所以他得趁着在学校的空档把事情做完,好跟买主交代,顺便结算上个月的所得。
  网站越来越大,流量越来越多,他要做的事情也就越多。还好有花爱钱又懂计算机的百里焰帮他,否则在工作室还没成立前他就累瘫了,也没有今天的规模。
  这个午休的秘密,没有人知道。
  因为百里焰是计算机教室的工读生,再加上肖于诺是个格斗高手,他们在自制网站上的活动进行得很隐密,收入按付出脑力的百分比计算,大体而言这个避戏网站是肖于诺设计的,case也是他接洽的,而百里焰八负责程序的维修与技术支持。
  两人搭配得如此天衣无缝简直令人跌破眼镜!没人知道两个性格不同的人为何会有绝佳的默契?一文一武,一动一静,百里焰是校内鼎鼎有名的资优生,和用拳头会四方的肖于诺截然不同……
  很奇怪的是,两个人就是合得来,而且绝对“麻古”。
  “你们两个午休在道里干嘛?”清脆而娇嫩的声音在计算机教室后方迥荡着。
  “啊?”两人同时回头,原来是小白而。
  百里焰瞪了肖于诺一眼,眼神责备的意味明显表示“祸水”是他惹来的。
  肖于诺起身,把还在赶制的网页丢给百坚焰,吊儿郎当地走向佳人,“哟──迫不及待来会你的男朋友啦?”
  “呸!你再胡说人道我就撕了你的嘴!”注意力马上被痞子男吸引。
  “干嘛这么凶?我昨天回去后可是很想你呢!”肖于诺摸着佳人的柳腰,硬是把她带离计算机教室。还没完全成功的事业绝对不能让她知道……“别手来脚来啦!”打掉肖于诺的手,小白而不让他再碰触到她。
  “干嘛急着撇清关系?”肖于诺哪可能让看中的女人溜走?他紧扣住她的腰,以蛮横而霸道的眼神注视着小白而,锐利的眼神彷佛在宣告他的主权。
  “我就是要来告诉你──少作白日梦!”小白而骄傲的嗓音中有绝对的坚持。
  “怎会是作梦?现在明明就是白天!”
  “你再乱说我就要你好看……”
  两人的争执散落在空空荡荡的走廊,接手肖于诺工作的百里焰不禁摇头。啧!
  真是麻烦啊!
  这家伙,不禁挑的打工麻烦,连他看上的女人也很麻烦!
  “当初明明说好只有一次的!”不然她哪敢赌啊?
  两人闪进保健室里,趁着校医去吃午饭,展开激烈的唇枪舌战,为的就是不同的认知。
  他竟然要求约会?关于这点,小白而绝对不能接受,也不愿被威胁。
  叫她万分宝贵的下课时间跟这混蛋出门去约会?想都别想!在她的生活中,除了念书准备考试之外,休息时间是用来充实涵养的,她最常做的就是练琴和学书,她不可能做浪费时间的事,更别提一般女生喜爱的逛街和看电影了!
  对她来说,假日抽空看看风评不错的片子,知道最近的流行就好,在她通往优雅、完美的贵妇人生活里,是没有休间这种东西的。
  “我亲爱的学姊,来一次跟来两次有什么差别呢?我们这么合,搞不好可以来一辈子呢!”抱住小白而柔软的身躯,两人倒在保健室的床铺上,翻滚着、争吵着、亲吻着。
  “谁跟你来一辈子?你没睡饱吗?”小白而气呼呼地反驳,这是什么无赖的说法啊?
  “学姊真的好了解我喔!你看,眼睛这么肿,我昨天真的没睡好。”肖于诺非常老实地禀报,俊脸贴近小白而清澈的大眼,让她看清自己的狼狈,乞求佳人的同情与呵护。
  “谁了解你啊?厚脸皮!”小白而快要气死了。
  “你啊!”肖于诺笑嘻嘻地响应,似平听不仅佳人言语里的抗议,趁她又要破口大骂时堵住她的红唇,强迫她接受他的热情。
  “唔……”她的舌头被迫与他交缠,两人交换箸彼此口中的津液,莫名其妙的快感再度冲击她的全身,她瘫在他的怀里,唇边逐出情不自禁的呻吟。
  “学姊,你真的很敏感。”肖于诺搂着小白而的背脊,大干扣住她纤细的手腕。
  似平夸奖般的嘲笑,唤醒了小白而险些沉沦的意识。“闭嘴!快放开我。” 她开始死命挣扎,不想让这个邪恶的痞子动自己一根寒毛。
  “是你自己跑来找我的喔……”肖于诺得意地笑了。
  “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,我要回去了!”小白而恼羞成怒,她打算放弃跟他沟通,等到他有约会要求时再说。
  “我哪这么容易让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?”坏坏地扬起眉毛,肖于诺亲吻着小白而柔嫩的脸颊。
  “不要……”明知拒绝没有用,但小白而在肖于诺面前显得格外慌乱,什么有用的方法都想不起来,只能凭本能与他应对。
  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想对你怎样,就对你怎样!”肖于诺斩钉截铁地宣告。
  单方面的认知,却包含绝对的行动力,他可不管别人怎么想。面对她慌乱的拒绝,他的情绪也跟着激动起来,他不懂为什么她不了解他的想法?他真的喜欢她呀!
  保健室外正巧有几个同学走过,小白而差点吓晕,要是被看到可不得了!
  “你……你小声一点啦!”
  “你干嘛走到哪里都要我小声?”肖于诺也生气了。
  “你不要脸,我要脸!你不能害我被人家用异样眼神看待。”小白而捂住肖于诺的嘴,清澄而骄傲的水眸闪着坚决的光芒,说明她的忍耐底线──如果他敢让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,他们就玩完了!她一辈子都不会理他。
  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你要我配合你的想法,那你就要答应我的条件。”
  哼!想命令他?那也要看他愿不愿意被她命令!
  “要怎么配合?你想怎么办?”小白而投降了,因为肖于诺根本不怕被人发现,越说越大声。
  “我要你把衣服脱了!”俊俏的脸庞浮现邪恶的笑容,霸气地传达指示。
  “你……”
  “你动作再慢一点,那我就自己来了,但别想我会听你的话。”她想主导?
  哼!现在看谁主导谁?
  这女人明明就跟他有关系了,还想要撇清?肖于诺越想越气恼,决定用身体让她明白谁才是主导她一生的男人。
  “过分!”小白而气恼地瞪了肖于诺一眼,却又拿他没辙。谁教她自己送上门来呢?
  她慢慢地抬起手,开始解上衣的钮扣,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不要发抖。
  随着衣襟解开、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冰凉的空气中,她感受到他贪婪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搜寻。
  禁不住在禁忌门边徘徊的恐惧与快感,她发出娇媚的吟峨。
  发现佳人的颤抖,肖于诺低声安抚,“别伯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看着她玲珑曼妙的身段,他的目光炽热起来。
  她是这么地完美,让他思念成疾。如火的视线俯视她雪白的肌肤,解开她的蕾丝胸单,大手来到高耸的酥胸,他的唇滑过光洁的脖子,引起她一阵轻颤,火热的唇瓣滑落粉色的花朵。
  他低头含住她的蓓蕾,以舌尖逗弄团圆的小樱桃,令它更加坚挺;另一手则毫不客气地捏探粉嫩的乳尖,用力挤压着,修长的指结残酷地揪住樱红的顶点,狂乱地肆虐着佳人娇嫩的躯体。
  他扣住她的双乳,恶意挤压着逐渐变硬的茱萸,在她雪白肌肤烙下到访的痕迹,被钳制住的乳房像水球般不断扭动,她的长发随着燥热的躯体而散乱。
  真的好热啊!她的身子已经着火了吗?为什么她有如置身烈焰之中,随着男人狂野的动作而发狂?
  “啊……”她努力克制异样的火热。
  肖于诺眯起眼睛,因为他看到保健室的连身镜中出现一个绝美的荡女,一个勾动他心神的女子。
  到底是谁在迷惑谁啊?他咬紧牙根,他绝对不能输,即便要下地狱,也要两个人一起……
  他极富挑逗的唇瓣娘她体内涌起一阵强过一阵的情潮,毫不留情地席卷她的全身,她极度亢奋地在他的掌控中发酵。
  她知道,她也沉沦了,她没有办法违抗他的索求,而且愿意在他的引导中释放自己的欲望,她是那么地渴望他的碰触,难道她就真的那么淫荡?
  “啊……”她咬紧唇瓣,抵制声音流泄。
  如果单纯只是被侵犯的痛苦,她觉得自己忍得住;但当她知道是自己的情欲被人掌控,那种如波浪般涌来的快感,几乎让她节节失守,情不自禁的呻吟更让她无地自容。
  “喊出来!我喜欢听到你的声音。”绽放出邪佞的微笑,肖于诺在小白而尚未预备好时,巨大的男根便挺入她的花穴。
  他要占领她的所有!他要她如同自己一样,十分地渴望……他激烈地在她体内猛烈进出,一再地深深刺入她的甬道,让她泪水奔流,“啊……你轻一点,好痛啊……”
  “我知道。”肖于诺粗喘着气低咒一声,没想到她还是这么紧,狭窄的甬道让他的坚挺也疼痛起来。
  他一手握扣她的娇臀,一手捏揉她的胸脯,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,直到感觉她的下半身没那么紧绷后,他才开始冲锋陷阵,在她的体内驰骋起来……“啊──”小白而抓住肖于诺,恳求似地发出低吟,无法解放的火苗在她的体内燃烧,她焦虑地扭动身躯想得到更多的满足。
  “你觉得这样好吗?”肖于诺适时提出疑问。
  “好!很好……”小白而的情欲在肖于诺的控制下起了猛烈的骚动,用力抱住他,将隐藏在心底的话全数说出。
  她的理智远扬,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!她只能随着他的律动不断上下移动着身子,想藉此获得更多的快乐与满足。
  “快喊我的名字……”
  “于诺……”
  他尽情淘空她,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深入。
  “这样感觉好奇怪……”她轻轻地在他耳边抱怨。
  “舒服就好,其它不用管。”双手扣住她的小腿,将她的腿架在自己肩上,他继续拚命冲刺。
  “啊……”小嘴发出甜甜的吟哦声,快感由两人交合的地方传来,她的脑袋只剩一片空白。
  “你喜欢这个动作吗?”
  “还不错……”快感将小白而所有的理智逼散,仅剩本能反应地响应肖于诺的求欢。
  肖于诺满意地发出一声低吼,瞬间射出白浊的液体。
  这时,小白而也全身轻颤、痉挛了起来,在狂喜过后,她只能全身虚软地趴在肖于诺身上。
  “当当当当──”午休结束的钟声在校园内回荡。
  原本瘫在床上、彷佛睡着般的小白而忽然被惊醒,赶忙推开趴在她身上的肖于诺,“要上课了,你快点起来!”
  “我的公主,你还真的是翻脸不认人耶!”肖于诺叹口气,让小白而起身。
  唉!甜蜜的时间结束了。

【完】